論文研究

lunwenyanjiu

民事訴訟案例
七少年上門要錢釀人命,法院判定共擔責
發布時間:2020-04-30 11:39:28 | 瀏覽次數:

七少年上門要錢釀人命,法院判定共擔責


                                                                               江蘇東大舟律師事務所

                                                                              王云弟律師

            一、案件基本情況


2018年10月7日,國慶假期最后一天,學生們告別長假,陸續返校。當天晚上6時左右,已經返校的吳江某初級中學的八九個初中一年級到三年級的學生,聚集一起在校外體育場,欺凌另一位初中同學。被欺凌的同學為了避免受到進一步欺凌,轉移大家的注意力,說有一個同學很久以前欠他200元人民幣未歸還,要么去要回來大家用。這時帶頭欺凌的那個同學說我們一起去他家幫你要回來,我們一起用。大家都表示同意,遂有七名同學各自騎著電動車一股風地前往欠錢的同學家去了。到了欠錢的同學小區家里樓下一層,見門窗皆關掩著,幾個同學一同上前敲窗踢門大喊大叫:×××欠債還錢。附近的鄰居不知發生什么事情了。突然,有幾個耳尖的同學聽到室內傳出有物體倒地的聲響,膽大的幾個同學推門進入,看到一年老男性長者倒在地上不動,正是欠錢的同學的爺爺,旁邊是兩只方凳,一只方凳也橫倒在地。同學們似乎明白到了什么,其中二個同學馬上入室扶起老爺爺,呼喊著,但老爺爺已無聲音。隔壁鄰居正好路過,馬上報警,同時120救護車過來送老爺爺去醫院搶救,經診斷老爺爺為缺血缺氧性腦病,經過28天的竭力搶救,終無力回天,老爺爺于2018113日死亡。致死亡時,死者家屬已花去醫療費168751.48元。

事情發生后,死者家屬希望派出所處理,派出所認為不構成刑事犯罪,要求死者家屬自己依法追究肇事都民事責任。死者家屬遂委托律師起訴到吳江區人民法院,要求七名未成年的同學承擔民事賠償責任。從事發至起訴第一次開庭之日的9個月時間里,未成年人及其家屬無一人通過任何方式向死者家屬表示哀悼慰問或安撫,更不要說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二、本案法律癥結和引發的思考

我們律師自2019年1月接受委托后,走訪死者家屬及案發現場,調查訪問當時目擊現場的證人,走訪本案所涉七名同學的學校,前往派出所調取調查筆錄,搜集七名同學及其父母的身份信息,理清基本案發事實,研究適用法律法規。認為主要搞清以下幾個問題:七名未成年人集結前往被害人家里的行為與被害人倒地受傷并死亡的結果有沒有法律上的因果關系?七名未成年人的行為是否構成民法上的侵權?又因為什么原因促使七名未成年人做出上述負面社會評價的行為?

我們梳理一下本案七名未成年人的有關情況,其中有三名系吳江戶籍,其余四名系安徽、河南、陜西等地戶籍,系跟隨父母工作來吳江居住生活,七名未成年人的父母文化程度均不高,平時都忙于自己的工作。據學校反映,該七名未成年人,包括被害人的孫子(即欠錢的那位同學)學習成績較差,不太遵守學校紀律,有欺凌同學劣跡。從庭審過程中七名未成年人的父母發言看,作為法定監護人,沒有一人自責自己管教不當或孩子做得不對,也沒有人說自愿承擔一部分責任,反而說被害人家屬起訴,損害了他們孩子的名譽,害得現在的學校勸退他們的孩子了,要求被害人家屬承擔責任等等。這些家長發言時自己的孩子還都在身邊,不知對自己的孩子又起到什么影響了。可見這些家長平時是怎么管教自己的孩子,起到了一種什么樣的監護責任?父母作為孩子人生的第一老師,平時是怎么言傳身教教育孩子的?而我們的社會平時在青少年教育這個重大問題上輿論宣傳起到的正面引導工作的效果如何?

三、辦理思路、法律依據、辦理結果

我們律師自接受被害人家屬委托后,深深同情和理解被害人家屬的痛失親人的內心痛苦,經過對案情的初步分析,認為七名未成年人對案發起到一定的作用,有法律上的因果關系,理由是七名未成年人集結到被害人家里,造成被害人突然受驚嚇倒地受傷死亡,雖非故意,但從行為方式上看,是無紀律的流氓式行為,非善良行為,有違公序良俗;從時間上看,先有高聲叫喊敲窗踢門等不當動作,緊接著發生被害人倒地受傷的事實,兩者是連貫的,這是關鍵點,可以認為死者是在未受事前預告也沒有事前預兆而受到突然驚嚇,驚惶失措而倒地受傷致醫治無效死亡這一個法律事實。但因門窗關掩,實際情況何無法揭示,且死者年歲較大,可以減輕致害人的部分責任。

我們律師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條、第十六條的規定,認為七名未成年人的行為已經構成侵權,損害了他人的利益,與被害人倒地受傷致死有法律上的因果關系,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賠償責任;同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二十七條第一款、第三十四條第三款的規定,應當由七名未成年人的父母作為法定監護人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2019年12月24日,蘇州市吳江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2019)蘇0509民初1520號],在綜合考慮被害人的年齡及身體狀況、七名未成年人實施的行為對死亡結果的作用力大小,并結合被害人的病史記錄及事故發生時的實際情況,酌情認定七名未成年人承擔本案20%的賠償責任,判令七名未成年人的法定監護人連帶賠償被害人家屬經濟損失99244.4元。一審判決后,各方均未提起上訴,判決已經生效,且七名未成年人的法定監護人已經履行賠付義務。

四、案例點評

法院的判決基本上是公正的,給了被害人家屬一個公道的說法,但是,我們律師認為,判決賠付的比例還是偏低,認為由受害人承擔30%到40%為宜,一方面可以更好地撫慰被害人家屬的精神痛苦,另一方面有利于將此案例作為典型案例,教育大家,讓未成年人及其法定監護人都能深受教育,從中引以為戒,引導青少年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

本案的教育意義,我們律師認為,主要還是對未成年人的教育問題重視不夠。從本案來看,家庭教育實際上是最重要的一環,這一環如果出了問題,必將影響到日后的學校教育和社會教育。本案中,七名未成年人的父母本身所受的文化教育程度不高,自身缺乏一定的素養,平時對孩子的教育不重視,甚至教育不當;又都在忙于工作,無空暇時間與孩子交流接觸,不重視言傳身教,不能及時發現孩子的最初的不良言行的苗頭,等等。因此,怎么樣教育孩子,成了一個社會普遍性關注的問題,需要大家共同的長期的努力。

 

 
 上一篇:購買未辦理產證的農村拆遷安置房后房東下落不明,過戶請求能否得到支持?
 下一篇:

關注官方微信號

專業人員

一批既有豐富經驗,又有深厚理論基礎的律師。

证监会对期货配资的定性